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360文学网 >> 默读 >> 麦克白(二十八)

麦克白(二十八)

那好像是来自他梦里的声音, 熟悉得令人战栗, 圆了他一个经久的期待。

费渡拧成一团的眉头缓缓松开, 在臆想中的浅淡烟味中放任了身不由己的睡意, 陷入沉眠之前, 他还惦记着想要握一下盖在他眼睛上的那只手——可惜, 一条胳膊上打着吊针, 另一条胳膊被石膏禁锢得死死的,四肢十分不够用,只好作罢。

费渡只要有自主意识, 就好似重新握住了命运的权杖,他心里仿佛有一座镇守一方的石头山,寸草不生、坚不可催, 也不需要什么求生意志, 自然能熟练地将杂念清扫一空,尽最大努力配合着调节自己几近衰竭的身体机能, 每次睡眠都是他的“充电”时间, 每一天醒来, 都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在恢复。

当然, 骆师兄的“照顾”功不可没。

此人自称是来照顾他的, 其实正经活都是人家护工在做。

骆闻舟每天的日常任务,就是跑到他这来吃三顿饭, 然后游手好闲地用他病房的电视看球赛和美食节目,看到他精力不济地睡过去才走。

最令人发指的是, 他每次吃饭还都要专门跑到上风口, 让排骨汤的味道一丝不浪费地飘过来,同时,电视里正在播放高清镜头下牛排由生到熟的过程,“滋滋”作响——声色香味,围绕着僵尸一样不能说话也不能动的费渡,可谓四位一体,让他从身到心体验了一回什么叫做“恩将仇报”。

正在打营养液的费渡用无声的目光注视着骆闻舟。

骆闻舟迎着他的目光,好像一点也看不出里面沉默的谴责,兀自发表着口头小论文:“我妈熬的排骨汤,熬得什么玩意,我早说让她这种水平比较‘低洼’的选手红烧,不听,非得说红烧不健康,要清炖,看,调料放的时间就不对,盐也不对,火候更别提,喂猫吃,我估计猫都得给刨出来埋了。”

然后费渡眼睁睁地看着他一边絮絮叨叨地嫌弃,一边一口闷了大半碗。

费渡:“……”

骆闻舟和他对视了一会,好像恍然大明白了什么,很贱地往前一探身;“怎么眼巴巴地盯着我,你想吃吗?”

费渡冲他轻轻地眨了一下眼。

骆闻舟毫不犹豫地叼走了最后一块排骨:“等什么时候你能叫我‘哥’了,再给你点甜头。”

费渡:“……”

他其实对排骨汤并没有什么兴趣,只是觉得看着骆闻舟很有趣,这位先生有一人当百之聒噪,一走进来,就把冰冷空旷的病房撑得活蹦乱跳的。

骆闻舟在他面前直播完吃饭,也不劳动护工,自己一瘸一颠地收拾完碗筷,然后做贼似的探头往外看了一眼,见医护人员们暂时没有回来的意思,他飞快地掩上门,溜到费渡病床边上:“做一点违反纪律的事,不要声张。”

费渡垂下眼,往自己身上瞟了一眼,感觉自己从头到脚,实在没有什么可供“违纪”的空间,于是有点期待地看着骆闻舟,想和师兄学习一下时髦的玩法。

……然后他就看见骆闻舟不知从哪摸出一小瓶蜂蜜。

费渡面无表情地想:“哦。”

他真的不是一两个月不能大吃大喝就馋得受不了的那种人。

“悄悄的,”骆闻舟像个兜售大烟的犯罪分子一样,压低声音对费渡说,“就给你一口,多了没有。”

说着,他把几滴蜂蜜倒在了瓶盖里,兑了一点温水化开,随后用棉签蘸了一点,小心翼翼地涂在费渡看不见一点血色的唇缝里。

费渡虽然觉得这种程度的“违纪”不符合期待,还是很给面子地轻轻舔了一下,心里想:“槐花蜜。”

与此同时,他目光扫过眼前的男人——骆闻舟似乎瘦了点,伤筋动骨不是啃几块排骨就能补回来的,他受伤的腿不太敢撑地,虚虚地吊在那里,难为他还能保持着精确的平衡,挽起的衬衫袖子底下露出已经快要痊愈的擦伤,只剩下了几道浅浅的痕迹,凑得近了,能闻到他袖口领口间冒出一股被体温烫暖和了的洗涤剂味。

“这种体温的皮肤手感一定非常好。”费渡心里无来由地冒出了这么一个念头,他轻轻地一眯眼,无声无息地切换到了衣冠禽兽视角,认为骆闻舟此时弥漫着一点憔悴的脸看起来非常撩人。

尽管身残志淫的费总只是一具会眨眼的活僵尸,依然不妨碍他用目光在骆闻舟的“脖子以下与膝盖以上”逡巡了几圈,感觉肯定比惨遭数落的排骨汤好吃。

骆闻舟喂水喂得专心致志,生怕棉签戳疼了他,又要小心黏糊糊的蜂蜜水别蹭得到处都是,一个瓶盖的蜂蜜水几乎要喂出他满头汗,无暇注意某个资产阶级幽深又不怀好意的眼神。

“你说你挡过来干什么?好好地在你车头后面躲着,至多蹭破个油皮。”骆闻舟一边无知无觉地给他喂着水,一边放柔了声音说,“你不是个打算开‘无痕杀人培训中心’的职业变态吗?怎么还跨界干起舍己救人的勾当了?”

费渡的嘴角轻轻一翘。

“笑个屁,”骆闻舟又说,“我差点以为你那副‘杰作’要成绝响,前两天特意托人买了个相框,现在裱起来了,以后准备以后挂在床头。”

费渡先是有点疑惑,没听明白所谓“杰作”指的是什么。

好一会他才回过味来——那天开会,他在会议记录本上画了两张人像,主角都是骆闻舟。一张是衣冠楚楚、正襟危坐的形象,另一张则比较“休闲”,穿着也比较随意……只穿了一条领带。

前者被伟大的骆队倒扣在了作者本人的胸口上,后者则被他当场撕走了。

费渡不由自主地想象了一下那幅画“裱在床头”的场景,当场拜服于骆闻舟的三尺面皮下,他下意识地一抿嘴,一滴水珠就顺着嘴唇流了下去,骆闻舟忙伸手一抹——

费渡好巧不巧地舔了一下,舌尖正好碰到了他的手,两个人同时一愣。

随后,还不等骆闻舟有什么反应,费渡就干脆得寸进尺地用舌头卷起他的指尖,不轻不重地在他指腹上画了半个圈。

骆闻舟:“……”

费渡好似没事人一样,不慌不忙地收回了唇舌上的神通,好整以暇地看着骆闻舟,因为这些日子急剧消瘦而大了一圈的眼睛要笑不笑地弯着,眼角有一个钩,里面盛着骆闻舟曾经一看就头疼的、“费总”式的目光。

虽然他连哼都没哼一声,但骆闻舟无端从他的眼神里看懂了此人要说的话:“等什么时候你喊我‘哥’,我能答应你了,再给你点甜头。”

在世界上所有躺在那、只有五官能做轻微动作的重伤病患中,费渡可以拿到一个“耍流氓”项目的世界冠军。

骆闻舟一时轻敌着了道儿,觉得被他舔过的手指有点发麻,一时间更热了,喉咙难耐地滚动了一下:“你……”

这时,他兜里的手机震了起来,骆闻舟:“……你给我等着!”

电话另一边的陶然莫名其妙:“啊?等什么?你现在不方便接电话?”

“没说你。”骆闻舟没好气地把电话调成免提,想了想不甘心,又在费渡脑门上轻轻拍了一下,“今天有什么进展?”

他连停职再病假,在医院里逍遥自在,居然还能遥控刑侦队的办案进程。

“我们找到了董乾往境外寄东西的邮件往来记录,”陶然说,“就是郑凯风第一笔‘订金’刚发出来的时候,地址是那个空壳的境外地下钱庄兑换点,邮件内容是‘合同’,现在这份一式两份的‘合同’找到了——董乾把它寄存在了他们车队的仓库里,匿名的,他同事都不知道这箱子里的东西是他存的。我们经过管理员和其他寄存过东西的车队成员同意,把所有人的东西都仔细排查了一遍才找到——这是一份‘境外投资代理合同’,英文写的,董乾估计没看懂这东西是什么,所以遗落了,没有一起寄给董晓晴。”

很多境外的地下钱庄明面上会以一个“典当行”“货币兑换点”之类的门面当幌子,来源不合法的现金在他们的地下网络中几经转手,最后以某个机构的名义存入银行,再以“投资”为名,换成某种资产,几进几出洗白完毕,“合法”回归到它主人手里。

郑凯风为了谋杀周峻茂,付给货车司机董乾两笔钱,尾款由于警方猝不及防的介入,打草惊蛇,不了了之,订金的来龙去脉现在却已经搞清楚了——这笔钱由郑凯风在境外的公司汇出,通过地下钱庄的网络洗白,整个流程已经快要走完了,如果这件事没有东窗事发,过一阵子,董晓晴说不定就会得到这笔意外的投资收益,无知又富有地生活下去。

董乾家里虽然不富裕,也并不穷,兢兢业业的小老百姓没见过这样一大笔钱,真见了也未必会动心——因为心里知道这是不义之财,对这么多钱能干什么也基本没有概念,起不了实际的贪念,那么董乾为什么肯舍命呢?

骆闻舟:“那个匿名的寄存仓库里还有什么?”

“有董乾亡妻生前的照片和一个纸人——烧给死人的那种——跪姿,后脑勺上写了周峻茂的名字。”陶然说,“我们把附近做寿衣花圈生意的小店都找了一遍,有一家认了这个纸人,是在周峻茂车祸前一个月定做的,老板还翻出了单子,签名和联系方式确实是董乾,因为这个跪着的小人姿势十分诡异,寿衣店老板怀疑他在搞什么邪教巫蛊之类的东西,所以对他印象格外深,描述的体貌特征也对得上。”

“我试着还原一下整个一桩案子——董乾的妻子二十一年前死于车祸,这些年他独自拉扯女儿长大,一直不知道她的真正死因,然后突然有一天,一个神秘的快递员在他没有买任何东西的情况下找上门,送给他一份神秘的邮件,里面透露了他妻子真正的死因。”

“董乾震惊之余,开始和这个神秘人联系,他假装网购,反复购买退货,实际是在通过那个快递员联系他背后的神秘人物,对方把证据寄给了他,并且对董乾提出了合作。”

“能拿到多少钱,董乾并不关心,那些跨境的黑钱怎么流通对他来说太过复杂,他应该是一门心思只想报仇,甚至都无心找人翻译一下那些繁复的资金合同。整个过程,郑凯风没有露面,并且在当年的那起案子里完美地隐藏了自己,甚至买/凶谋杀周峻茂,都应该是以周怀瑾的名义——这就是为什么董晓晴在得知一部分真相之后铤而走险,刺杀周怀瑾的原因。”

骆闻舟:“那么董乾生前自己寄给自己的那封邮件怎么解释?”

“推测应该是董乾寄的,”陶然说,“虽然董乾的目的是复仇,但背后毕竟有这么大一笔钱,将来会转到他女儿的账户,董晓晴如果一无所知,到时候可能会被这么大一笔钱吓破胆子——只是他没想到董晓晴性格这么激烈。”

骆闻舟依然皱着眉:“那照你这么说,董晓晴的车祸是谁干的?”

“你记得他们家邻居的那个监控摄像头吗?”陶然说,“就是拍到纵火犯的那个——咱们技术员发现安摄像头的那家的主机被人入侵了,有人在通过那个摄像头在监视董乾家。”

喜欢默读请大家收藏:(www.360wxw.com)默读360文学网更新速度最快。

默读最新章节 - 默读全文阅读 - 默读txt下载 - priest的全部小说 - 默读 360文学网

猜你喜欢: 国民校草是女生我成了反派的亲闺女某某我养的反派都挂了[快穿]我还没摁住她小妖精[快穿]真千金她是全能大佬穿成末世圣母女配老祖宗她又美又飒豪门小老婆钻石闪婚之溺宠小娇妻他的小仙女重回六零全能军嫂这次换你来爱我(竞技)重生之爷太重口了重生娇妻:小军嫂,有点甜快穿之美人有毒重生之影帝贤妻大首长,小媳妇唐门新娘,女财阀的危险婚姻豪门女配不想拥有爱情第一宠婚:顾少,不可以!反派亲妈的佛系日常重生之认命全能千金燃翻天重生八零锦绣军婚
完本推荐: 农家悍媳全文阅读七零年,有点甜全文阅读回档1988全文阅读妖娆召唤师全文阅读我本闲凉全文阅读我在末世有套房全文阅读天才儿子腹黑娘亲全文阅读重生之原配嫡妻全文阅读游戏加载中全文阅读死亡万花筒全文阅读掌门人不高兴全文阅读嫁给豪门老男人全文阅读吞噬星空全文阅读二哈和他的白猫师尊全文阅读科技巫师全文阅读京门风月全文阅读BOSS级打脸专业户[快穿]全文阅读不灭龙帝全文阅读侯门毒妃全文阅读金山蝴蝶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妾无良被偏执狂惦记的第十年洪荒:拒绝收我为徒,元始后悔了!终焉之诸天万道剑尊异界召唤之君临天下我22,老妈逼我相亲,却被相亲对象抓了琴问天下全世界都以为我会修仙明末亲军锦衣卫重生再创传奇魔卡诸天封神:这纣王惹不起啊!E408快穿之反派他想从良摊牌了我会物理超度最强兵王我,儒剑仙,在天墉城签到三百年非酋变欧之路陛下因何造反全球神祇之无限提取满级大佬拿了祸水剧本天唐锦绣我男的,拿了最佳女演员奖我在综艺里嗑神颜战神龙婿绝世剑神我创造了仙秦一人得道御兽诸天

默读最新章节手机版 - 默读全文阅读手机版 - 默读txt下载手机版 - priest的全部小说 - 默读 360文学网移动版 - 360文学网手机站